但透过诗句可以体味他们之间真切的友情

2017-11-10 22:09

行走是最自然最原始的一种出行方式,哪怕是在经历了自行车、电动车、摩托车、小车之后的今天,行走依然是人们赖以依存和锻炼身体的必要方式。我喜欢徒步行走,一方面它能让我在忙碌的工作中获得身心的舒展,另一方面也能让我在钢筋水泥的城市欣赏到远方的山岚和近处的绿水。不过在徒步行走的同时,我还喜欢笔尖上的行走。

边行边走,且思且吟。作为一个文学爱好者,我为书香而沉醉,为写作而丰盈。

笔尖上的行走,能让自己濡染浓郁的书香。“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包括李白、杜甫等文化大家在内的古代文人,他们读书应该是有很大功利成分的,基本上都是为了入仕做官,为了豪宅府邸,为了娇妻美妾,为了光耀门楣。从这种意义上来说,古人应该是把读书当做敲门砖的,所以很多古代读书人一旦登科及第后,往往就会把过去视若珍宝的书籍束之高阁。不过在他们成就了自己功名的同时,也无心插柳式的为我们留下了许多宝贵的文化遗产,让中华五千年的文明得到了有力的传承。翻阅古人典籍,我们能闻到各种浓郁的书香:唐诗宋词的书香是沁人心脾的,格律工整的词句、意蕴丰厚的内容让人叹为观止;诸子散文的书香是诱人回味的,力透纸背的思想、汪洋恣肆的排比,让人入乎其内出乎其外……我喜欢读书,也喜欢笔尖上的行走,因为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读书能激发写作兴趣和为写作提供素材,写作则能深化读书感悟激发读书热情。

笔尖上的行走,能让自己结交博雅的文友。“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读书人是不能没有文友的,自古有“君子自重,文人相轻”的说法,我觉得这是有失偏颇的,读书明理,真正追求学问或者读书怡然自得的人,应该是惺惺相惜的。杜甫“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高度评价了李白的文学才华,“三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则生动的表现了 “诗圣”和“诗仙”之间的尊重和思念。“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应共冤魂语,投诗赠汩罗。”这是杜工部以为李白已经遇难后写的诗词。虽是虚惊一场,但透过诗句可以体味他们之间真切的友情。“平生不解藏人善,到处逢人说项斯”,欧阳修举荐苏东坡时一句“老夫当避此人出一头地”,则足见他慧眼识英才的胆略和谦虚让贤的胸襟。我自知才疏浅薄,算不得一个真正的文人,但是这些年来的坚持读书与写作,依然让我结识了一些惺惺相惜的文友,他们儒雅的谈吐、睿智的思想,还有鞭辟入里的说教,让我收获多多。

笔尖上的行走,能让自己获得精神的丰盈。“人是一株会思想的芦苇。”没有精神生活的人生是单调乏味的,一个人如果光有物质的享受,没有精神的支柱,就毫无例外会变得势利而低级。我喜欢李乐薇的文章《我的空中楼阁》,我也常在心中构建自己的精神家园,我认为这是工薪一族填补物质相对贫乏的武器。从教时,我常写下水作文和教学论文;进入机关后,我写写教育新闻和心灵随感。虽说因为工作的关系――时间不充裕,视野不开阔,但是粗浅的文字也常见报端刊末。《湖南教育报》《湖南教育》《现代教育前沿》《基础教育研究与探索》《语文教学科研》《岳阳日报》《平江风情》《平江文艺》《平江通讯》等都留下过我的雪泥鸿爪,虽是零星点点,也足以让我宽慰和欣喜,偶尔的一百几十元稿费,更让我有种自己是文人的窃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