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当初我没有去甘肃工作

2017-10-21 11:34

昨日傍晚,高密市公安局宣传科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事件发生后,引起了山东当地警方的高度重视,且山东省公安厅也介入调查。第二次尸检是由省、市组成专家组进行重新鉴定。根据鉴定结果,支持此前自杀不予立案的鉴定结论。工作人员说,家属也的确对这份鉴定结果有质疑。但根据我们的调查结果,不管看起来是否合理,但事实就是如此。

后来我找到公安局,公安局说是她把刀立在桌子上,伸脖子往刀口上划,一刀刀划伤后死亡。 对于警方这一解释,姚华炯认为太匪夷所思,不符合常理。

按照警方调查显示,在第一案发现场的厨房里,地上和墙上溅满了血迹,但墙壁上的血迹最高不过50厘米左右。警方判断,脖子伤口的血大多是往下喷溅,不符合成年人站立割喉、血溅墙壁的现场。对此,警方认定娜娜当时是脖子朝下,刀口朝上割破脖子死亡。

高密市公安局一位办案民警也证实了这一说法,经推测,应该就是这种死法,至于刀是怎么竖在桌子上,这不便透露。

收到刑事复议决定书后,姚华炯仍表示不服,并对妻子的死亡提出了3个疑点。昨日,记者根据这3个疑点,采访了高密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

8月20日,高密市公安局又下发了一份刑事复议决定书。决定书里称,姚华炯对该局不予立案决定书不服并申请复议,经审查,认为原不予立案决定书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依据准确、程序合法,决定维持原决定。

姚华炯告诉记者,即便是接受了做饭做一半去自杀的说法,但他也想不通妻子是如何在自己脖子上抹5刀,甚至割断喉管的?

此外,工作人员表示,如果娜娜的家属仍然觉得对自杀的结论无法接受,可继续向上一级潍坊市公安局提出申请要求复议。

我现在真的很后悔,也很懊恼。如果当初我没有去甘肃工作,而是留在家里,说不定就不会发生这件事了。娜娜的丈夫姚华炯昨日向记者说,我现在没有其他诉求,只想弄明白妻子到底是怎么死的。

8月5日,高密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曾给姚华炯一份不予立案通知,称死者为自杀,没有发现犯罪事实,不予立案。姚华炯对这份通知提出诸多质疑,向上级相关部门进行了反映。